莊祥琳-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

by 夏金剛

文字/攝影:夏金剛    

張麗玉是台灣第一位創下個人銷售1,000台汽車的業務員,也是第一位賣出2,000台Honda的女性。

2002年,她更上層樓,從業務員變身經營者,拿下Honda台灣經銷權,創立博達汽車。

天后出馬,銳不可當,以2003年為起點,五年間連展內湖、新店、文山、民權四店,勢如破竹。

長子莊祥琳主修AI人工智能,研究所畢業後,本想往高科技業去,但媽媽的辛苦,他打小看在眼裡,女性要在陽剛的汽車產業出頭已屬不易,經營企業更是勞心勞力,所以,他一退伍便進入博達,希望在工作與精神上為母親分勞。

他自願從保養廠幹起,每天埋首於引擎和底盤間,原本寫程式的手,如今緊握扳手,沾滿黑色機油。

豈料,他剛入行,金融海嘯便從紐約滾滾襲來。

2008年,台灣汽車銷售量只剩往年的一半,公司營運吃緊,員工福利被迫刪減,人心惶惶。

隔年,莊祥琳臨危受命,出任新店廠廠長。

27歲,沒有經驗,只因為是董事長的兒子就可以空降來管我們嗎?

員工負面情緒排山倒海,面對一觸即發的危機,莊祥琳向大家開誠布公,表明自己只領三萬,比你們大部分人都少,我來這邊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把新店廠做起來。

日後,他也捲起袖子一塊兒拼,和技師一起在地上睡午覺,而他在接待服務上,也能幫技師和客人溝通,慢慢的,弟兄們感受到小老闆的真意,心甘情願共體時艱。

「等這段苦日子結束,我一定幫你們爭取福利。」他給出承諾。

隨著災後緩慢復甦,加上兩年的齊心協力,2011年似乎曙光在望。

可惜,那只是假象,另一波無情考驗隨著311大地震衝上日本,莊祥琳看著新聞裡的滾滾浪濤,長嘆一聲,糟了。

禍不單行的是,四個月後,泰國連續暴雨引發大洪水。

日本生產引擎變速箱等精密核心,泰國供應車殼類大部物件,然後送至台灣廠進行組裝,兩場天災摧毀了Honda的主要供應鍊,這一斷,台灣又是一年半無車可賣。

莊祥琳非常焦慮,金融海嘯時給的承諾尚未履行,眼下又將走入無盡的寒冬。

他深知激勵團隊士氣的重要性,遂經常從微薄的月薪裡自掏腰包,把錢裝在信封袋裡,頒發給表現優異的員工,並說是向總公司爭取來的獎金。

2012年,莊祥琳再次扮演救火隊,由新店廠長調任財務部。當他翻閱帳本時,才驚覺問題有多嚴重。擴張過快,又碰上市場清冷,此時的博達根本是頂著狂風走在鋼索上,下方是萬丈深淵。

「公司的負債像個無底洞,這一關如果過不去,我的人生就毀了。」

30歲的他,扛起延續生機的重任,展開背水一戰,他四處借錢,以保持現金流不斷,努力說服銀行,雖然現在我們的財報不美麗,但是博達團隊曾經輝煌,未來必將鴻圖大展。

2015年,Honda在台推出七人座多功能休旅車Odyssey,商品火紅程度遠遠超出預期,展示中心人潮絡繹不絕,車門開啟滑動的聲音,從早到晚都沒有停過,熱賣到缺貨。

而接連上市的跨界休旅HR-V與CR-V五代大改款,發發正中靶心,歷經多年風霜,博達總算揚眉吐氣。

2018年,博達終於達到財務健全的目標,辦了場豐盛的春酒晚宴,並招待全體員工出國玩,前十年沒辦法做的事情,都在這一年兌現了。

「不但補平無底洞,還加倍奉還。」莊祥琳說。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,這位年輕的繼承者在短短四年,從一個科技阿宅變身黑手,之後又挑起債務,學習跟銀行周旋,人生變動之劇烈,遠非常人所能想像,為了生存,嚐盡煎熬,他甚至比其他企業家更苦,因為母親張麗玉將博達視做一個大家庭,認為每個員工都是家中的經濟支柱,所以,即使在最慘澹的窘境下,也不裁撤員工,一百六十多人,共渡難關,一個都不能少。

超業媽媽加上理科兒子成了完美搭配,一個攻城一個守成,靠著使命感、同理心與強大的韌性,歷經十年驚濤駭浪,終於將博達駛回偉大的航道。莊祥琳站在船頭,心中再無畏懼,帶著自信望向遠方時,他看見除了獲利之外,一家公司可以做的事還很多,像是提升員工幸福感,善盡社會責任等等,這些任務,都將是他下個十年的奮鬥目標。

且讓我們拭目以待,博達的幸福之路。

You may also like